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华老师教育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习作一组  

2018-06-13 17:14:21|  分类: 写话和习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:王梓伊篇

多情自古伤离别

——《送元二使安西》改写

离别是天际那朵带着泪水的烟花,绽放后,唯剩惋惜凄凉。你已不再是那“咸阳游侠多少年”的独傲公子。人间冷暖,你已经历完全。你如今饱经风霜,不再年轻。

你是王维。从安西回到京城后,你所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与好友元二一起纵歌豪饮,聊歌赋诗文。但,世事就是那么无常,那么苍白。忽然一位士兵就快马加鞭地赶来,带来的不止是一封诏书,还有一场两位知己的盛别。元二马上要出使安西,你心知,那地势险恶,那风沙走石,去了,还能回来吗?

还没好好欢聚就要各奔东西,你执意要送元二到渭城。路上,你们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,但又欲言又止,不知从哪儿说起。

傍晚,你俩终于到达了渭城,此时的渭城有一些闷热。找到一家临水的不打烊的客栈往下。晚上,你们说了好多好多话,从家人说到朝政,从制度说到前程。望着桌上的灯油缓缓燃尽,你们缓缓进入了梦乡。梦中,你们同坐山上闲话家常;梦中,你们同乘小舟,采风绘景。但,这些只能在梦中实现。

清晨,你们早早起床来到客栈外。昨天还是闷热的天气,今天意外地下起了小雨。这雨,洗净了瓦上的尘土,使它变得格外夺目;这雨,洗净了柳叶,这柳,似眉,眉间是无限的惆怅。这雨,洗净了太多太多,唯没有洗净的,是你们心中的愁情。

你俩随意地坐在石桌前,一杯杯酒下肚,想借此浇愁。但愁绪好像一团怎么也灭不掉的火,越浇越浓,越浇越旺。因为告别时间太久了,马车夫开始催促,你却仍让元二喝完了最后一杯酒。因为这一别,十有八九,是永别。

马车走远,留下的是风沙走石;知己远去,留下的是泪水依稀。

 

2:李思睿篇

杨柳依依  心雨淅淅

——《送元二使安西》改写

黎明初升,晨曦从东方渐渐泛起淡淡光晕,为这座天堂一般的小城平添了几抹亮色。雨,淅淅;雾,蒙蒙,轻轻地,淡淡地,笼罩着小城,萦绕在它的身旁,久久不肯消散。

雾,似一面轻纱,薄如蝉翼,却又若杨贵妃固若金汤的金钿一般,虽历经千锤百炼,却永垂不朽。这正如你们的友谊,穿梭千年时光,一同携手,仍未变更。

穿过岁月苍穹流转的星河,击破时光的泡影,拾起记忆的碎片,拼凑成依稀的模样,至今才真正懂得——等待不如思念,思念不如相见。等待比思念更加痛苦,因为思念还有怀想,而等待,却只有空梦一场。

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缠绵在半空中,融合成琉璃的水滴,终化为袅袅青烟,又回归天际。它不是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”酥酥的绵雨;也不是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蒙蒙的烟雨;更不是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凄凄的苦雨。它是知己心中永不干涸的沥沥心雨,却拥有绵雨的酥,胧雨的烟,凄雨的苦……

渭城河畔,杨柳依依。风拂面而来,暖人意,却寒人心。它是柳,却不是“芙蓉面柳如眉,对此如何不泪垂”切切的寒柳;不是“归来池苑皆依旧,太液芙蓉未央柳”逸逸的续柳;不是“灼灼野花香,依依金柳黄”漫漫的金柳;不是“相逢意气为君饮,系马高楼垂柳边”惜惜的垂柳,它只是一枝新柳,带着点点大自然给予的泪珠,却总是那么独一无二。

酒中自有诗意,酒中自有豪肠,与元二把酒言欢,对望青天明月,畅谈人生,何其快意!可今日,他便要奔赴安西,重蹈你多年的覆辙,也曾有过几分无奈,几许不甘,可上天为何如此捉弄人心?将情谊的珍惜用滚滚黄沙、杯杯烈酒分隔开来。如果说:花季少女流的泪是从眸中而淌,那么你流的夺眶热泪便是酒刺入喉,再从心中流出来的。

漠漠黄沙,滚滚长江,吞噬了这座荒无人烟的城市。大自然的磨炼使你更加懂得了人世的险恶与官场的明争暗斗。岁月无情,时光荏苒,痛苦铸就了你的灵魂,摧残成就了你的坚强,多年孤苦伶仃的寂寞生活将初入官场时你的热血澎湃、血气方刚褪变成了云淡风轻。

你,就如遥远塞外一根孤自飘零的征蓬,无依无靠,只得孤独一人在风中漂泊,好不容易觅得一处温暖的栖息地,一阵强风,却摧毁了所有……

 

3:袁子涵篇

折柳相别  情缘成蝶

——改写《渭城曲》

黑夜,裹上了一层银纱。人生的轨迹上,总会遇上知己,但参星与商星的相遇,是否就如他乡遇故友般难逢?

总有许多人还在深夜的凄凄中诉说着,寥寥无几的纵酒邂逅,缈缈无期的再度重逢,白月影,忽分离,杨柳依依,细雨绵绵。岁月流漓,几度相逢,几度分离,愿为比翼双飞,来生再次成为连理枝。

烟雨绵绵,细雨纷纷,心雨沥沥。此次相逢,来生——雨不如故,柳不如初。细雨飘飘扬扬地飞落,零落在你的双袖上,湿了一大片,殊不知,是雨,还是泪?穿梭为梦,雨流漓,思绪伴人心。晨曦,照耀在你凌乱的碎发上,暮暮朝朝,岁岁年年,四季无奈地吟唱,刚刚从边塞复归,艰苦迷茫,路,还有多长?雨,似乎懂得,悄然无声地从天空浩大的双眸中滴落出热泪,温柔了年华,温润了泥土。

柳的妩媚,眉的柔情,叶的张扬,在屋檐旁摇曳,房顶的积水,顺着瓦片,一点一滴流淌。相逢,是你与元二诉说的真情,旅舍旁,两张涕泪满面的脸,在无问归期的边疆之旅前,还在挽留着一分一秒。相逢不易,在阴雨绵绵的垂柳旁,满口的不舍,满腔的不离,而旅中人,途上客,一场烟雨一梦回,一世红尘一阙歌。雨的颠沛流漓,柳的浪迹天涯,寻梦何方,人生茫茫,天长地久,何为流浪?

柳,可否懂得系马高楼垂柳边的豪情满腔;柳,可否懂得纵有杨柳未觉春的千古绝唱;柳,可否懂得岸柳弄娇黄,陇麦回青润的风流倜傥……

月影下,雾中塔,是拨动心弦,拨开晨雾后,心灵的指路塔?还是纵酒吟诗的高塔,是十觞亦不醉,感子故意长的会面难?再度重拾酒杯,不知杯中的,是浊酒,还是清酒?昏昏沉沉地倒入琼浆,一滴滴,都看似摇摇欲坠。杯中荡起的一层层涟漪,原来不甘过,不舍过;无助过,无措过。后悔当初相见太晚,相知已是花甲之年;悔恨曾经相别过早,分离竟是相逢之时。元二,再饮一杯酒吧,到达阳关后,怎还有故人相陪伴,消愁?

柳的碎发下,汝不舍,汝无奈,刚从边疆的恶劣环境中回到渭城,而故友又将离去。本该是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开始,却无奈劝君更尽一杯酒难分难舍;本该是把酒话桑麻的惬意,却惆怅西出阳光无故人的断肠。

在绿柳碎发下,还有一对久久不忍分离的身影。

柳挂枝头,缘伴心间,折柳以别,梦回千年,情缘成蝶。

 

4:陈昊篇

晨,酒洒大地

——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
是晨,太阳还未走上高空,公鸡还未打鸣,大唐还未苏醒。可已经有人起了,为友人送别,饮酒消愁。

渭城雨刷尘图

问君西游何时还,渭城下着大雨,不是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的润润好雨,也不是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的沥沥凉雨,而是王维和元二的心雨,是王维和元二喝酒之后,酒化泪的泪雨,冲刷尽了空中的尘埃,冲刷了天地万物。

青瓦柳微曳图

一杯酒,总能使人好受,可就算饮了无数殇酒,又如何呢?也许就只有客舍旁的柳能让他好受点吧!因为这柳,不是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的快意醉柳,也不是灼灼野花香,依依金柳黄的烂漫金柳,而是临风即会飘飘举,无风不动彬彬树的意柳。客舍的瓦顶本来就绿,现在被雨淋后,更加艳了,从而变成了青。

临西行饮酒图

车夫一声声地催促,多么像葡萄饮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的场景呀!可就算如此,我们的维哥,仍是让元二再饮一杯酒。因为去了西域后,元二再也没有老朋友了啊!

马车,渐行渐远。雨渐渐小了,那地上还是湿的,不知是先前的雨,还是痛饮不慎泼洒的酒,或是王维的泪。但,毫无疑问,王维的心,仿佛也随着马车的远去,而凉。

 

5:关皓元篇

酒·别

——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
朋友的离别,带给他无穷的思念;危险的西域,带给他无心的恐惧;西去的背影,带给他无限的寂寞;曾经的过往,带给他无边的回忆。

他被李林甫派至边塞,经历千难万险,终于平安地回到了长安。忽然听闻好友元二在长安,他就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拉着元二去酒馆畅饮。突然,一个长相平平的士兵把皇帝的诏书递给元二。元二仔细一看,原来皇帝派元二出使边塞。他想到,自己才出来,好友又要进去。他只能珍惜和好友元二在一起的最后的时日,尽管时日已不多。

他正送别好友元二,元二让他止步,而他执意要送到渭城。他俩来到渭城,在一个亭子里,开怀畅饮,边喝酒边聊家常。夜深了,他俩聊着聊着就睡着了。

第二天,空气异常清新,清晨的雨滴像一个个清道夫,把空气中的灰尘全都清除掉了,而他却无心欣赏,因为真正的离别时刻到了。

他们相互凝望,谁也没有注意到,客栈的青瓦显得更青了,客栈旁的柳树换了一身新的装扮。柳树随风飘荡的柳枝,好像也在挽留着元二。他也曾去过那不毛之地,他知道那里的艰苦,不想让好友再去那接受风沙的洗礼,不想让好友再去经历那长久的痛苦。

他们的话语,说也说不尽;他们的心声,道也道不完;他们的心意,望也望不透。他们,最后之望;他们,最后之逢;他们,最后之语。太阳西落,车夫已经在催促元二了。临别之时,他劝元二再饮一杯酒,酒中包含的不止送别之情,还有他们的友谊。

好友元二出了安西,就要接受一个又一个艰难的考验,而这条路上,不会再有像他一样的知心好友,只会有来势汹汹的风沙和无情的冷雨。

他,满腹才华;他,诗中有画;他,画中有诗;他,多愁善感。他,就是王维。

它,满载不舍之情;它,诉说离别之殇;它,表达牵挂之意。它,就是《送元二使安西》。

 

6:刘宁涛篇

何日更重逢

——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
谓城——一座注定要我们俩分别的城市。望着你离别的背影,我拿出了为你写的《送元二使安西》,虽说只有短短的几个时辰,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,因为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

今天早晨,天还没有完全亮,我们就已经醒了。因为我们都不想离别,但又不得不离别啊!唯有好好利用这短暂的时间才不会使我们遗憾。

望着窗外那清新的空气,我不由得感叹:“这是被南朝四百八十寺的蒙蒙烟雨浸过吗?这是被天街润如酥的柔雨淋过吗?这也许不是,这雨更梦幻。这雨除了为元二送别,还有什么理由下呢?”

我们坐在亭子里饮酒,我们不停举杯饮下,我们都没有说话。不知何时,我们的脸上已有点点水珠。不知是激动涌上心头,还是雨水击打脸庞。不管怎样,我们的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苦。看着那绿如兰的屋顶,红如火的支柱,美丽如仙境的雨雾,我心如刀割。我无心看那飘逸、绵绵的柳,现在的我,有苦说不出。

渐渐的、渐渐的,我明白沉默只是在浪费这离别时光。当那年老的车夫开始催促时,我发现再不说就晚了。当元二上车时,我急切地跑到他身边,邀他再饮:那里荒无人烟,环境恶劣,再住不到像这样舒适的旅馆,喝不到这样的美酒了!

元二走了,雨也停了,太阳也已经高挂天空。何日才能与你重逢!元二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