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华老师教育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银杏黄”习作一组  

2017-12-11 17:11:31|  分类: 写话和习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:那抹暖心的黄(王梓伊)

走进校园路,入眼帘的是一排黄澄澄的银杏树。她们齐刷刷地穿上澄黄澄黄的舞裙,每天在门口迎接我们的到来。那醉人的黄呀,又仿佛一把把唯美的油纸伞,为我们抵挡深秋的丝丝寒意。

那纯粹的黄呀!平铺着,厚积着的黄,着实温暖。她们轻轻地躺坐着,如晚霞最后一抹金色的余晖。她们缠绵地旋转着,如善舞的江南少女,是那么柔美,那么婀娜,那么妩媚。时不时下一场缠绵的秋雨,平添几分寒意,但银杏依旧是清一色的黄,黄得纯粹,纯粹到你看不透她的心思。

那高雅的黄呀!我曾经见过甘肃敦煌大漠,脱不了橙橘色的面,太亮了。我又曾见过资阳安岳小巧的柠檬,挂在墨绿色的枝叶中,太淡了。其它呢?香蕉的黄太杂,金子的黄太俗。唯有那抹银杏黄,不俗,不炫!黄得高雅,脱俗!

那醉人的黄呀!我若能携你以为签,定会赠与那远方的游子,让他漂浮的心不再游荡;若我能挟你以为签,定会赠与不倦的老师,让她忙碌的日子多一份惊喜;我若能撷你以为签,定会予书一个温馨的停歇,让它忙碌的日子稍作休歇。可我舍不得!我怎舍得呢?

那抹暖心的黄呀!真是明似炎日黄如金,活脱脱是仙人道士捡遍天下珍宝所挑选出的极品。如遇温暖如母的阳光洒下,行在叶中望两侧,只见阳光渲叶,于黄,闪闪烁烁,熠熠生辉,层层叠叠黄进去。只觉似天上霞,似树上焰,一团,一簇。真难说是霞染黄了叶,还是叶渲黄了霞。

 

2:回忆黄(张馨尹)

伴着书声琅琅,来到校园。走进大门,瞳里就尽是两排银杏树了。

那醉人的黄呀,仿佛一张极柔极柔在黄缎铺着,那满是明媚的黄呀。

这飞舞着、摇动着的黄,的确有趣。她悠悠地飘动着,像是空中纷飞的黄蝶;她蓬蓬地摇曳着,好像美女礼服上的褶皱;她脉脉地歌唱着,像在屋檐上舞着的风铃,“沙沙沙……沙沙沙……”,含蓄得像个羞涩的小姑娘,戴着黄中泛绿的发夹。她没有花样年华,一生都在飘着、荡着,宛若一颗天使的心,清澈见底,但你又看不懂她的使命。

她看不起尖,慢慢黄到了头,不紧不慢;她彻底爱上了根,赶集似的黄到了脚;从心黄到了叶,从叶嫩到了心……

我曾见过划过夜空的流星,在那一刹那,照亮了世界,泛了点灿金,那似乎太亮了。我又见过山里乡村野夫蜡黄的脸,经过汗水烈日侵蚀,那黄似乎太暗了。其他的,沙漠的黄太浓了,花蕊的黄又太淡了。

她在空中飘着,但凡瞧见她,就像泉水流进山谷,像鸟儿清脆鸣啾,心里就会涌起愉悦之感。

那醉人的黄呀,我若能采你以为信,我定赠与那海外游学的孝子,他便能安心,不再牵挂了。那醉人的黄呀,我若能展你以为裘,我定赠与那在冰天雪地中的穷人,他便能安然入梦,不再饥冷了。

我不能忘了你,我怎能忘了你呢?我用心爱惜着你,关心着你,如同一卷儿时记忆的胶卷;我又抚摸你的手,便是念起他了。

杏儿,从此,你叫我“姐姐”,我也送你一个名字,“回忆黄”,好么?

 

3:童年黄(周玥彤)

秋天,是个成熟的季节,但银杏似乎与这个秋天有些不合。校园路上一排排银杏慢慢从充满活力的青春期,变到了看透人世万物的深黄色的老年期。那黄如天边的一缕云霞,如此之美;那黄如仙女飘柔的丝条儿,盖住我的眼使我能静静享受。

当风儿拂过,杏黄的叶儿如蝴蝶一般,在空中荡来飘去,而那层叠着厚积着的黄着实可爱,蓬松成一层一圈,像少女梦幻的蓬蓬裙;随着风儿,地上的杏黄叶儿时不时被风吹起,又落下,而树叶只剩下几片儿,露出了干枯的树尖儿。那带着杏黄的黄色使者在空中飘眷,飘向理想的远方。

我见过鹅黄的羽毛,十分可爱,但似乎太淡了;我曾见过星星照亮天空,但似乎太亮;我还见过枯黄发黑的叶儿,但似乎太暗了。

那醉人的黄呀,我若采你为卡,必将赠给那平凡的女孩,她必动人心弦了;我若织你为衣,必将赠给那贫穷的人儿,他必能衣足饭饱了;我若裁你为丝,必将赠给绝症女孩,给她当一缕金发,她必能自信如初、欢天喜地了。你见证过我的童年,有哭泣的悲伤,有欢笑的快乐,我从此叫你童年黄好么?

行走在校园大道,只觉那银杏的黄尽都弥漫整个大道;站立在坐椅边,只觉地上的杏黄,也都如地垫似的铺在整个地上。

我爱银杏的黄,我爱它穿着金黄色的舞衣翩然起舞,也爱它那代表秋天的黄色信函。

 

4:少年黄(丰君丞)

每当我走进金秋十月的校园,“印”入眼帘的是那金灿灿的银杏黄。

那敞亮温暖的黄啊,仿佛一张金色的地毯,让这个萧索的季节充满生命力,满是灵动的黄啊。

这层叠着、跳跃着的黄,着实阳光。她缓缓地飞舞着,似蝴蝶追逐嬉戏;她亮亮地闪耀着,像少女金色的裙摆;她悠悠地飘拂着,像高尔基的胡须,而不像鲁迅的胡子。她是春华秋实的喜悦,而不是枯木凋残的悲伤;她是金色的童年,而不是迟暮的老年。

我见过招蜂引蝶的油菜花,脱不了妖娆的影子,似乎太艳丽了。我也见过存放多年的黄纸,似乎又太陈旧了。其余呢,沙漠的沙子太枯燥了,而夜幕中的路灯又太昏暗了。

那敞亮温暖的黄啊!我若能裁你为带,我将镶在天边,让天空不再单调寂寞了。我若能取你为伞,我将赠给露宿街头的流浪人,他定会感受到人间的温暖。我舍不得你,我怎么舍得你呢?我用手爱抚着你,抚摸着你,如同一个朝气蓬勃的少年。我又紧贴你的脸,便是一番柔情蜜语。我送你一个名字,我从此叫你“少年黄”,好么?

那黄色,真是闪亮亮、活泼泼,那黄分明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。行在大道望落叶,只见落叶潇潇洒洒,树叶尽是深深浅浅地黄上去;坐在树下看黄叶,只见叶上斑斑点点,俱是明明暗暗地黄下来,真分不清是岁月浸染了银杏叶,还是银杏叶召唤着岁月。

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,落日的余晖斜洒在银杏叶上,那片片黄叶波光粼粼,好像闪耀着的青春,显得格外珍贵。

 

5:琳琅黄(李思睿)

漫步校园,银杏映入眼帘。足下,那厚积着的黄呀,似檐下一串悦耳的风铃;梢上,那飘舞着的黄呀,又如翅翅黄蝶,承载着六年的欢乐,飞往远方。那醉人的黄呀,宛若一匹极柔极柔的黄缎铸成的长裙,满是活力的黄呀!

这悠游着、飘舞着的黄,委实风趣。她悠悠地摇动着,像临风飘扬的旗帜;她缓缓地飘舞着,似纯洁、天真的蜂蝶;她静静地伫立着,如一位娴静、漠然的月下女子,有月光那份清扬,那份淡澈,令人不禁心生爱怜之意。她宛然一把别致的古扇,朴实而韵味悠长——但你却望不穿她。

我曾见过阳光洒下的缕缕金丝,离不了太阳的支撑,那似乎太亮了。我曾见过那已凋零的叶,叶脉突兀,全身布满褐黄色的斑点,那似乎又太暗了。

那醉人的黄呀!我若能裁你以为衣,我将赠给那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流民,他必安然入梦了。我若能把你以为光,我将洒向那黑暗的世界,它定能恢复以往的生机。

那银杏,真是立于天地,挺于世。俨然奥斯特洛夫斯基那钢铁般的意志铸就的。步入园中看银杏,只见株株苍劲,根根条条尽都浓浓淡淡地黄进去;银杏树下望两侧,只觉路边的野草,一丛丛,一团团,俱是深深浅浅地黄出来。

我不舍得你,我又怎舍得你呢?我用背倚着你,靠着你,如同一个大气的侠客。我又撵你入掌,便是呵护着她了。我送你一个名字,我从此叫你“琳琅黄”,好么?

 

6:婴儿黄(裴苏涵)

走在校园的大道上,金“信”飘飘,是秋的声音。那迷人的黄呀,像极多极多撑开的雨伞,为我们遮风挡雨,就算凋零,也变作毛毯铺遍大地。那满载温暖的黄呀!

这摇曳着、飘动着的黄,实在可爱。她轻轻地摆弄着,飞舞着的叶,像在为我们驱逐风的呼啸;她默默地低垂着,沉默着的叶,是在承受我们的忧伤;她悄悄地吟唱着、歌颂着秋的心事……那一抹黄欢天喜地地来了,却又悄然无息地褪去;只是纯粹的一色——但我们却想不透她!

我曾见过灿灿的油菜花,摆不掉金黄的花瓣,似乎太亮了。我遇见过沙漠中的“枯叶”,堆积起无穷无尽的枯叶般色彩的沙,那似乎又太暗了。其余呢,雏菊的颜色太淡了,脐橙的皮色太浓了。但眼前的黄,清新随意,自然洒脱。

那迷人的黄呀,我若能撷你为霞,我将赠给那暮气沉沉的失意人,他必能看见希望之光。我放不下你:我怎放得下你呢?我用心抱着你,看着你,如同一个我关怀备至的孩子,我赠你一个名字,叫“婴儿黄”好么?

那棵棵杏树连成一片,与天蓝交汇在一起,是灿于花朵烂于光,从楼上向下望,是玉帝用金玛瑙铺成的地毯。走在路中看两旁,只见稀疏黄影,茫茫点点,尽都是温暖愉快的黄的心;立在树边望金黄,只觉得孩子们脱口而出的银杏的黄,洒脱的黄,怕是清新愉悦地漾出口,难怪秋天的银杏更茂密,它代表着孩子们的快乐心情。

一到降雨的日子,冰凉的秋雨点在银杏身上,“滴滴答答”,叶在歌唱;“唰唰啦啦”,黄在舞蹈。直到风停雨止的时候,树好似害了羞,只留下光秃秃的身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