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华老师教育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  

2016-11-29 12:30:10|  分类: 我的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列夫·托尔斯泰的小说《穷人》改编自维克多·雨果的叙事诗《可怜的人们》。孩子们,你更喜欢哪种形式?为什么?

 

《可怜的人们》(维克多·雨果)

   

  夜 晚 , 简 陋 的 草 房 大 门 关 严 ,

  暮 色 中 , 屋 子 里 黝 黑 一 片 ,

  什 么 东 西 透 过 昏 暗 发 出 微 光 ,

  屋 子 里 的 墙 壁 上 挂 着 几 张 渔 网 。

  破 旧 的 碗 橱 放 在 屋 里 的 一 角 ,

  隔 板 上 的 粗 瓷 碗 若 明 若 暗 地 闪 耀 ,

  一 张 大 床 一 条 床 垫 铺 在 床 边,

  高 高 的 壁 炉 里 跳 跃 着 不 眠 的 火 光 ,

  昏 暗 的 屋 顶 上 一 片 红 光 闪 耀 ,

  一 位 妇 女 面 色 苍 白 地 跪 在 床 前 祈 祷 。

  母 亲 独 守 着 儿 女 。 门 外 阴 森 的 大 海 ,

  正 向 着 夜 空 、 悬 崖 、 狂 风 和 雾 霭 ,

向 着 黑 暗 和 礁 岩 发 出 悲 惨 的 号 呼 。

 

  

  出 海 的 丈 夫 自 童 年 起 就 是 渔 夫 ,

  他 和 险 恶 的 命 运 苦 苦 搏 斗 了 半 生 ,

  纵 有 狂 风 暴 雨 , 他 也 得 出 海 起 程 ,

  因 为 儿 女 们 在 忍 饥 。 他 夜 里 动 身 ,

  正 是 滔 滔 海 水 涌 上 堤 岸 的 时 分 。

  他 独 自 驾 驶 自 己 的 四 帆 小 船 ,

  妻 子 留 在 家 里 , 为 他 缝 补 篷 帆 ,

  准 备 鱼 钩 , 细 心 地 织 补 着 鱼 网 ,

  照 料 着 火 炉 上 煮 着 的 一 锅 鱼 汤 ,

  孩 子 一 入 睡 她 就 向 上 帝 祈 祷 。

  他 却 独 自 经 受 不 断 袭 来 的 海 涛 ,

  他 正 走 入 黑 夜 , 他 正 陷 身 于 深 渊 。

  多 么 辛 劳 ! 寒 风 阵 阵 , 漆 黑 一 团 ,

  在 拍 击 礁 岩 的 浪 花 中 , 在 茫 茫 海 上 ,

  在 狂 怒 的 恶 浪 间 , 有 个 捕 鱼 的 地 方 ,

  这 里 为 有 着 发 光 的 锒 鳍 的 鱼 群 所 爱 ,

  这 里 的 黑 流 滚 荡 , 洪 波 起 伏 澎 湃 ,

  这 是 个 只 比 房 间 大 两 倍 的 一 块 小 礁 ,

  深 夜 里 要 穿 过 那 严 冬 的 雨 雾 狂 涛 ,

  在 动 荡 的 沙 漠 里 找 到 这 个 小 地 方 ,

  需 要 多 么 精 确 地 计 算 潮 汛 和 风 向 !

  需 要 多 么 熟 练 地 掌 握 撑 船 的 本 领 !

  波 浪 如 绿 色 的 水 蛇 , 沿 船 舷 滑 行 ,

  深 渊 翻 滚 不 息 , 恶 浪 推 动 着 怒 涛 ,

  受 惊 的 帆 樯 发 出 令 人 可 怕 的 呼 号 。

  在 冰 冷 的 海 上 他 思 念 着 他 的 让 妮 ,

  她 流 着 泪 水 把 他 的 名 字 唤 起 ,

两 颗 心 夜 里 相 逢 , 似 心 灵 的 神 鸟 。

 

  

  她 在 祈 祷 , 海 鸥 发 出 的 嘶 哑 的 嘲 笑 ,

  使 她 烦 恼 , 海 浪 拍 击 瓦 砾 般 的 礁 岩 ,

  这 更 使 她 不 安 , 种 种 不 祥 的 预 感 ,

  掠 过 她 的 心 灵 : 大 海 , 还 有 水 手 ,

  他 们 纷 纷 都 被 狂 怒 的 波 涛 无 情 卷 走 ,

  冷 静 的 时 钟 在 钟 匣 里 叮 咚 敲 响 ,

  声 声 下 下 如 同 脉 搏 的 跳 动 一 样 ,

  神 秘 地 送 走 日 月 , 送 走 春 夏 秋 冬 ,

  每 次 跳 动 都 在 浩 瀚 的 宇 宙 之 中 ,

  向 着 凶 鹰 和 白 鸽 似 的 无 数 灵 魂 ,

  一 边 放 入 摇 篮 , 一 边 打 开 荒 坟 。

  她 凝 思 默 想 。——生 活 多 么 贫 穷 !

  孩 子 们 赤 脚 从 酷 暑 走 到 寒 冬 。

  没 吃 过 小 麦 面 粉 , 只 有 大 麦 面 包 。

  “ 上 帝 啊 ! 狂 风 像 风 箱 般 的 呼 啸 ,

  海 岸 发 出 铁 砧 的 声 响 , 仿 佛 看 见

  繁 星 在 黝 暗 的 飓 风 中 四 处 飞 溅 ,

  就 像 炉 膛 里 团 团 飞 舞 的 火 星 。

  此 刻 , 子 夜 瞪 着 闪 光 的 眼 睛 ,

  戴 着 锦 缎 的 黑 面 罩 在 纵 情 嬉 笑 ,

  此 刻 , 子 夜 这 个 神 秘 的 强 盗 ,

  披 着 阴 影 和 骤 雨 , 裹 着 北 风 飞 走 ,

  突 然 抓?? 住 一 个 浑 身 发 抖 的 可 怜 水 手 ,

  把 他 在 露 出 海 面 的 礁 岩 上 砸 烂 。 ”

  多 恐 怖 ! 恶 浪 淹 没 了 水 手 的 叫 喊 ,

  他 感 到 他 那 下 沉 的 破 船 越 陷 越 深 ,

  感 到 天 底 深 渊 已 向 他 打 开 大 门 ,

  想 起 沐 浴 阳 光 的 码 头 上 系 船 的 铁 环 !

  凄 惨 的 幻 觉 使 她 的 心 中 昏 沉 烦 乱 ,

她 哭 得 浑 身 发 抖 。

 

  

  多 可 怜 的 渔 妇 !

  想 起 这 些 真 令 人 恐 怖 , 我 的 亲 属 ,

  我 的 慈 父 、 情 人 、 儿 子 和 兄 弟 ,

  我 的 心 肝 和 血 肉 , 全 都 葬 身 于 海 底 !

  天 哪 ! 受 恶 浪 折 磨 , 像 野 兽 的 猎 物 。

  请 想 想 吧 , 大 海 拿 人 命 随 意 摆 布 ,

  不 管 是 结 了 婚 的 船 夫 , 还 是 小 水 手 ;

  狂 暴 的 海 风 像 喇 叭 似 的 呼 啸 着 奔 走 ,

  披 散 着 长 发 在 他 们 上 空 恣 意 行 凶 ,

  此 刻 , 也 许 他 们 正 处 于 危 难 之 中 ,

  可 是 谁 也 不 知 道 他 们 正 面 对 死 亡 ,

  他 们 为 了 抵 抗 这 深 不 可 测 的 海 洋 ,

  抵 抗 这 毫 无 星 光 的 黑 暗 深 渊 ,

  他 们 只 有 一 块 木 板 , 一 片 风 帆 !

  忧 心 如 焚 啊 , 于 是 就 跑 向 海 滩 ,

  向 涨 潮 的 海 浪 呼 喊 : “ 把 亲 人 还 给 咱 ! ”

  唉 , 翻 滚 不 已 的 大 海 无 情 而 又 可 怕 ,

  能 指 望 它 对 这 哀 愁 作 出 什 么 回 答 ?

  让 妮 格 外 担 心 , 丈 夫 身 孤 影 单 !

  独 闯 风 雨 寒 夜 , 面 对 茫 茫 深 渊 !

  孩 子 小 , 没 助 手 。 ——母 亲 啊 , 你 幻 想 :

  “ 孩 子 快 长 大 , 好 给 父 亲 帮 助 ! ”

  待 到 他 们 能 和 父 亲 一 起 下 海 出 发 ,

你 又 含 泪 自 语 : “ 但 愿 他 们 不 要 长 大 ! ”

 

  

  她 提 起 灯 , 穿 上 斗 篷 ,——这 时 分 ,

  应 看 看 他 是 否 返 航 , 海 面 是 否 平 稳 ,

  天 是 否 发 白 , 桅 顶 上 是 否 有 信 号 旗 。

  去 吧 !——她 走 出 门 。 晨 风 尚 未 刮 起 ,

  还 在 梦 中 , 茫 茫 一 片 看 不 见 ,

  黑 浪 滚 滚 的 天 际 有 一 丝 白 色 出 现 。

  天 下 着 雨 。 没 有 什 么 比 朝 雨 更 凄 凉 ,

  好 像 白 昼 在 颤 抖 , 在 犹 豫 , 在 彷 徨 ,

  黎 明 犹 如 婴 儿 , 哭 泣 着 来 到 世 上 。

  她 往 前 走 着 , 每 扇 窗 子 都 没 有 灯 光 。

  她 探 索 着 行 走 , 突 然 , 在 她 的 前 方 ,

  出 现 了 一 幢 阴 暗 而 衰 败 的 破 房 ,

  显 出 一 副 难 以 名 状 的 可 怜 愁 容 ,

  没 点 灯 , 没 生 火 , 房 门 随 风 抖 动 。

  架 在 虫 蛀 的 破 墙 上 的 屋 顶 晃 晃 摇 摇 ,

  北 风 卷 走 屋 顶 上 那 枯 黄 凌 乱 的 茅 草 ,

  那 不 堪 入 目 的 茅 草 犹 如 浊 流 起 伏 。

  “ 哎 呀 ! 我 竟 没 想 到 这 可 怜 的 寡 妇 , ”

  她 想 , “ 那 天 , 我 丈 夫 见 她 卧 病 在 床 ,

  独 自 一 人 无 依 无 靠 , 我 该 前 去 探 望 。 ”

  她 敲 敲 门 , 侧 耳 细 听 , 无 人 答 应 。

  海 风 阵 阵 袭 来 , 让 妮 打 个 寒 噤 。

  “ 生 病 了 ! 她 的 两 个 孩 子 正 饥 饿 断 肠 !

  她 只 有 儿 女 一 双 , 丈 夫 偏 又 身 亡 。 ”

  她 又 敲 敲 门 , 高 喊 : “ 喂 , 大 婶 ! ”

  屋 里 仍 毫 无 动 静 , “ 我 的 天 ! ” 她 自 忖 ,

  “ 她 睡 得 多 沉 , 叫 这 么 久 还 不 醒 ! ”

  仿 佛 得 到 了 上 帝 的 怜 悯 与 照 应 ,

  这 一 回 , 那 扇 忧 愁 的 大 门 转 过 身 来 ,

终 于 在 漆 黑 的 阴 影 中 自 己 打 开 。

 

  

  她 走 进 去 , 她 的 提 灯 带 来 光 明 ,

  咆 哮 的 大 海 边 , 这 黑 屋 一 片 寂 静 ,

  雨 水 顺 着 筛 子 般 的 天 花 板 向 下 滴 。

  屋 子 里 , 躺 着 一 个 可 怕 的 形 体 ,

  一 个 女 人 一 动 不 动 地 卧 在 床 上 ,

  光 着 双 脚 , 面 色 苍 白 , 眼 睛 无 光 ,

  这 具 尸 体 , 从 前 是 强 壮 快 乐 的 母 亲 ,

  贫 困 而 死 , 如 今 沦 为 披 头 散 发 的 幽 魂 ,

  这 是 穷 人 挣 扎 一 生 所 得 到 的 报 偿 。

  她 那 发 青 的 手 与 冰 冷 灰 白 的 臂 膀 ,

  从 那 破 床 的 草 垫 子 上 垂 落 下 来 ,

  她 张 嘴 的 样 子 , 令 人 恐 怖 而 悲 哀 ,

  灵 魂 在 临 去 时 , 正 是 从 这 张 嘴 里 ,

  发 出 上 帝 能 听 见 的 悲 惨 死 亡 的 声 息 !

  就 在 这 母 亲 安 眠 的 破 床 旁 边 ,

  躺 着 两 个 婴 儿 , 一 女 一 男 ,

  面 带 微 笑 睡 在 同 一 个 摇 篮 里 。

  母 亲 临 死 前 , 将 自 己 的 外 衣 ,

  和 披 风 都 盖 住 孩 子 们 的 身 体 ,

  为 了 在 死 神 前 来 偷 袭 的 夜 里 ,

  让 儿 女 们 感 觉 不 到 雨 夜 的 严 寒 ,

当 她 冰 冷 时 , 让 儿 女 依 然 温 暖 。

 

  

  孩 子 们 在 颤 抖 的 摇 篮 里 睡 得 多 香 !

  他 们 呼 吸 柔 和 , 他 们 面 色 安 详 。

  仿 佛 什 么 也 不 能 把 孩 子 唤 醒 ,

  即 使 最 终 审 判 的 号 角 也 都 无 用 ,

  因 为 他 们 清 白 无 辜 , 不 怕 法 官 。

  门 外 雨 大 声 急 , 犹 如 洪 水 一 般 。

  屋 顶 千 疮 百 孔 , 狂 风 呼 呼 作 响 ,

  雨 水 珠 不 时 地 滴 落 在 死 者 脸 上 ,

  从 面 颊 上 滚 落 , 化 作 一 滴 泪 珠 。

  海 涛 如 警 钟 长 鸣 发 出 阵 阵 惊 呼 。

  死 者 惊 奇 地 谛 听 黑 暗 的 怒 吼 。

  因 为 当 光 辉 的 精 神 离 开 躯 壳 后 ,

  肉 体 又 把 灵 魂 寻 找 , 把 天 使 呼 唤 ,

  在 苍 白 的 嘴 和 忧 伤 的 眼 睛 之 间 ,

  人 们 仿 佛 听 到 这 奇 特 的 对 话 :

   “ 你 的 气 息 怎 么 不 见 ? ”

“ 你 的 目 光 化 作啥 ? ”

  啊 ! 相 爱 吧 ! 采 摘 报 春 花 , 珍 惜 生 命 ,

  跳 舞 欢 笑 吧 , 干 杯 吧 , 去 点 燃 心 灵 。

  如 同 百 川 终 究 要 归 入 阴 郁 的 大 海 ,

  不 管 早 盛 宴 、 摇 篮 , 还 是 纯 真 的 爱 ,

  是 钟 爱 花 朵 般 的 孩 子 的 母 亲 ,

  还 是 令 人 感 到 销 魂 入 迷 的 亲 吻 ,

  还 有 轻 歌 和 微 笑 , 命 运 将 万 物 ,

都 安 排 在 悲 哀 而 凄 惨 的 坟 墓 !

 

  

  让 妮 在 这 死 者 家 中 做 了 些 啥 ?

  她 把 什 么 裹 在 她 的 长 斗 篷 底 下 ?

  让 妮 离 开 时 , 带 走 了 什 么 东 西 ?

  她 为 何 心 跳 , 为 什 么 如 此 着 急 ?

  她 为 何 在 小 路 上 奔 跑 摇 摇 晃 晃 ?

  她 为 什 么 竟 不 敢 回 过 头 来 张 望 ?

  她 神 色 慌 张 地 将 什 么 在 黑 暗 里

  藏 在 自 己 床 上 ? 她 偷 了 什 么 东 西 ?

  

  当 她 回 到 家 里 时 , 海 边 的 悬 崖

  渐 渐 发 白 , 她 在 床 边 的 椅 子 上 坐 下 ,

  她 脸 色 苍 白 , 心 中 似 乎 有 些 内 疚 ,

  像 做 了 亏 心 事 , 把 脸 扑 向 床 头 ,

  当 远 方 狂 怒 的 大 海 传 来 吼 叫 的 哀 曲 ,

  她 却 不 时 断 断 续 续 地 自 言 自 语 :

  “ 上 帝 啊 , 我 可 怜 的 丈 夫 怎 么 想 法 ?

  他 已 有 那 么 多 忧 虑 , 我 这 么 干 像 什 么 话 ?

  他 已 负 担 五 个 孩 子 ! 全 靠 他 一 个 劳 动 !

  他 已 过 于 辛 苦 , 我 还 使 他 负 担 加 重 。 ”

  “ 他 来 了 ? ” “ 不 , 没 有 人 回 来 。 ”

  “ 我 错 了 。 ” “ 他 要 打 我 , 我 就 说 , 应 该 。 ”

  “ 是 他 来 了 ? ” “ 不 。 ” “ 也 好 。 ” “ 门 已 打 开 ,

  好 像 有 人 进 来 。 ” “ 啊 , 不 。 ” “ 他 没 回 来 。 ”

  “ 现 在 我 多 怕 可 怜 的 丈 夫 回 到 家 里 ! ”

  让 妮 仍 在 久 久 地 沉 思 , 不 停 地 战 栗 ,

  内 心 深 处 渐 渐 地 陷 入 苦 闷 和 忧 烦 ,

  她 陷 入 忧 虑 之 中 , 如 同 坠 入 深 渊 ,

  甚 至 听 不 见 屋 外 的 任 何 动 静 ,

  无 论 是 鸬 鹚 凄 惨 的 叫 喊 和 哀 鸣 ,

  还 是 怒 号 的 狂 风 , 咆 哮 的 大 海 。

  哗 啦 一 声 巨 响 , 大 门 忽 然 敞 开 ,

  茅 屋 里 射 出 一 束 白 色 的 光 线 ,

  拖 着 水 淋 淋 渔 网 的 渔 夫 出 现 门 前 ,

喜 洋 洋 地 跨 进 门 槛 : “ 我 回 来 了 ! ”

 

  

  “是 你 啊 ! ” 让 妮 叫 道 , 把 丈 夫 拥 抱 ,

  好 像 搂 抱 情 人 , 把 他 紧 抱 在 怀 里 ,

  她 激 动 万 分 地 亲 吻 着 他 的 上 衣 。

  渔 夫 说 : “ 我 回 来 了 , 孩 子 他 娘 ! ”

  此 时 他 的 脸 被 熊 熊 炉 火 照 得 发 亮 ,

  他 的 心 被 让 妮 温 暖 得 喜 悦 而 可 亲 。

  “ 我 被 劫 了 , ” 他 说 , “ 大 海 如 森 林 。 ”

  “ 天 怎 样 ? ” “ 糟 糕 。 ” “ 鱼 多 吗 ? ” “ 没 捕 到 。 ”

  “ 你 瞧 , 我 把 你 拥 抱 , 这 样 就 很 好 。

  鱼 没 捞 到 一 条 , 鱼 网 却 穿 了 个 洞 。

  准 是 有 魔 鬼 躲 在 那 呼 啸 的 风 暴 中 。

  多 可 怕 的 黑 夜 ! 有 时 , 听 到 一 片 吼 叫 ,

  缆 绳 被 折 断 , 我 以 为 渔 船 要 翻 掉 。

  你 干 了 些 什 么 ? 在 天 气 这 样 坏 的 时 候 ? ”

  让 妮 心 慌 意 乱 , 禁 不 住 暗 自 发 抖 。

  “ 我 ? ” 她 说 , “ 天 呀 , 没 什 么 , 像 平 常 一 样 。

  做 点 针 线 , 听 海 水 雷 鸣 似 的 声 响 ,

  我 害 怕 。 冬 天 严 寒 , 但 没 关 系 。 ”

  她 像 干 坏 事 的 人 一 样 浑 身 战 栗 ,

  她 又 说 : “ 对 了 , 隔 壁 的 大 婶 已 死 去 。

  我 也 说 不 清 , 大 概 是 昨 天 死 的 ,

  反 正 是 在 晚 上 , 就 在 你 走 后 ,

  她 丢 下 两 个 孩 子 , 都 还 年 幼 。

  男 孩 叫 纪 尧 姆 , 女 孩 叫 马 德 莱 娜 ,

  一 个 还 不 会 走 路 , 一 个 刚 开 始 学 话 ,

  这 可 怜 的 老 实 女 人 日 子 一 直 很 难 过 。 ”

  渔 夫 显 出 严 肃 神 色 , 向 着 一 个 角 落

  扔 去 他 那 被 暴 雨 淋 过 的 囚 犯 似 的 便 帽 ,

  “ 见 鬼 ! 见 鬼 ! ” 他 抓 着 头 皮 大 声 喊 叫 。

  “ 已 经 有 五 个 孩 子 , 这 样 就 凑 成 七 个 ,

  气 候 恶 劣 的 季 节 , 我 们 就 要 挨 饿 ,

  连 晚 饭 也 吃 不 上 , 以 后 可 怎 么 过 ?

  啊 , 算 了 ! 这 并 不 是 我 的 过 错 !

  这 是 上 帝 的 事 , 这 是 意 外 的 不 幸 。

  为 什 么 要 夺 去 这 两 个 孩 子 的 母 亲 ?

  他 们 才 拳 头 般 大 , 这 道 理 真 难 懂 ,

  不 读 她 的 书 , 怎 么 也 弄 不 通 。

  孩 子 这 么 小 , 根 本 不 到 干 活 年 龄 。

  孩 子 他 娘 , 抱 来 他 们 , 孩 子 一 睡 醒 ,

  他 们 会 害 怕 屋 子 里 有 个 死 人 。

  你 听 , 这 是 他 们 母 亲 敲 咱 们 家 门 。

  把 两 个 孩 子 接 来 , 七 个 孩 子 在 一 起 ,

  晚 上 让 他 们 都 来 爬 上 我 们 的 双 膝 ,

  让 他 们 活 下 去 , 就 算 又 添 一 双 兄 妹 。

  仁 慈 的 上 帝 见 咱 们 除 了 亲 生 宝 贝 ,

  还 要 喂 养 这 个 小 姑 娘 和 小 男 孩 ,

  他 一 定 会 将 更 多 的 鱼 给 我 们 送 来 。

  我 愿 不 喝 酒 , 也 将 双 重 担 子 挑 起 ,

  就 这 样 。 抱 来 他 们 。 怎 么 ? 你 不 愿 意 ?

  平 时 , 你 急 不 可 待 , 早 已 疾 步 如 飞 。 ”

  她 掀 开 幔 帐 : “ 看 , 他 们 已 经 入 睡 ! ”

 

《穷人》(列夫·托尔斯泰)

渔夫的妻子桑娜坐在火炉旁补一张破帆。屋外寒风呼啸,汹涌澎湃的海浪拍击着海岸,溅起一阵阵浪花。海上正起着风暴,外面又黑又冷,这间渔家的小屋里却温暖而舒适。地扫得干干净净,炉子里的火还没有熄,食具在搁板上闪闪发亮。挂着白色帐子的床上,五个孩子正在海风呼啸声中安静地睡着。丈夫清早驾着小船出海,这时候还没有回来。桑娜听着波涛的轰鸣和狂风的怒吼,感到心惊肉跳。

古老的钟发哑地敲了十下,十一下……始终不见丈夫回来。桑娜沉思∶丈夫不顾惜身体,冒着寒冷和风暴出去打鱼,她自己也从早到晚地干活,还只能勉强填饱肚子。孩子们没有鞋穿,不论冬夏都光着脚跑来跑去;吃的是黑面包,菜只有鱼。不过,感谢上帝,孩子们都还健康。没什么可抱怨的。桑娜倾听着风暴的声音,他现在在哪儿?上帝啊,保佑他,救救他,开开恩吧!她一面自言自语,一面在胸前画着十字。

睡觉还早。桑娜站起身来,把一块很厚的围巾包在头上,提着马灯走出门去。她想看看灯塔上的灯是不是亮着,丈夫的小船能不能望见。海面上什么也看不见。风掀起她的围巾,卷着被刮断的什么东西敲打着邻居小屋的门。桑娜想起了傍晚就想去探望的那个生病的邻居。没有一个人照顾她啊!桑娜一边想一边敲了敲门。她侧着耳朵听,没有人答应。

寡妇的日子真困难啊!桑娜站在门口想,孩子虽然不算多——只有两个,可是全靠她一个人张罗,如今又加上病。唉,寡妇的日子真难过啊!进去看看吧!

桑娜一次又一次地敲门,仍旧没有人答应。

喂,西蒙!桑娜喊了一声,心想,莫不是出什么事了?她猛地推开门。

屋子里没有生炉子,又潮湿又阴冷。桑娜举起马灯,想看看病人在什么地方。首先投入眼帘的是对着门放着的一张床,床上仰面躺着她的女邻居。她一动不动。桑娜把马灯举得更近一些,不错,是西蒙。她头往后仰着,冰冷发青的脸上显出死的宁静,一只苍白僵硬的手像要抓住什么似的,从稻草铺上垂下来。就在这死去的母亲旁边,睡着两个很小的孩子,都是卷头发,圆脸蛋,身上盖着旧衣服,蜷缩着身子,两个浅黄头发的小脑袋紧紧地靠在一起。显然,母亲在临死的时候,拿自己的衣服盖在他们身上,还用旧头巾包住他们的小脚。孩子的呼吸均匀而平静,他们睡得正香甜。桑娜用头巾裹住睡着的孩子,把他们抱回家里。她的心跳得很厉害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是觉得非这样做不可。她把这两个熟睡的孩子放在床上,让他们同自己的孩子睡在一起,又连忙把帐子拉好。桑娜脸色苍白,神情激动。她忐忑不安地想∶他会说什么呢?这是闹着玩的吗?自己的五个孩子已经够他受的了……是他来啦?……不,还没来!……为什么把他们抱过来啊?……他会揍我的!那也活该,我自作自受……嗯,揍我一顿也好!门吱嘎一声,仿佛有人进来了。桑娜一惊,从椅子上站起来。不,没有人!上帝,我为什么要这样做?……如今叫我怎么对他说呢?”……桑娜沉思着,久久地坐在床前。门突然开了,一股清新的海风冲进屋子。魁梧黧黑的渔夫拖着湿淋淋的撕破了的鱼网,一边走进来,一边说∶嘿,我回来啦,桑娜!

哦,是你!桑娜站起来,不敢抬起眼睛看他。

瞧,这样的夜晚!真可怕!

是啊,是啊,天气坏透了!哦,鱼打得怎么样?

糟糕,真糟糕!什么也没有打到,还把网给撕破了。倒霉,倒霉!天气可真厉害!我简直记不起几时有过这样的夜晚了,还谈得上什么打鱼!谢谢上帝,总算活着回来啦。……我不在,你在家里做些什么呢?

渔夫说着,把网拖进屋里,坐在炉子旁边。

我?桑娜脸色发白,说,我嘛……缝缝补补……风吼得这么凶,真叫人害怕。我可替你担心呢!

是啊,是啊,丈夫喃喃地说,这天气真是活见鬼!可是有什么办法呢?

两个人沉默了一阵。

你知道吗?桑娜说,咱们的邻居西蒙死了。

哦?什么时候?

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昨天。唉!她死得好惨哪!两个孩子都在她身边,睡着了。他们那么小……一个还不会说话,另一个刚会爬……”桑娜沉默了。

渔夫皱起眉,他的脸变得严肃、忧虑。嗯,是个问题!他搔搔后脑勺说,嗯,你看怎么办?得把他们抱来,同死人呆在一起怎么行!哦,我们,我们总能熬过去的!快去!别等他们醒来。

但桑娜坐着一动不动。

你怎么啦?不愿意吗?你怎么啦,桑娜?

你瞧,他们在这里啦。桑娜拉开了帐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