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华老师教育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仿写朱自清《绿》选段  

2016-11-25 17:57:37|  分类: 我的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、朱自清《绿》选段

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。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了。揪着草,攀着乱石,小心探身下去,又鞠躬过了一个石穹门,便到了汪汪一碧的潭边了。瀑布在襟袖之间;但我的心中已没有瀑布了。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。那醉人的绿呀,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,满是奇异的绿呀。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;但这是怎样一个妄想呀。站在水边,望到那面,居然觉着有些远呢!这平铺着,厚积着的绿,着实可爱。她松松的皱缬着,像少妇拖着的裙幅,她轻轻的摆弄着;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,她滑滑的明亮着,像涂了明油一般,有鸡蛋清那样软,那样嫩,她又不杂些儿尘滓,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,只清清的一色,但你却看不透她!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拂地的绿杨,脱不了鹅黄的底子,似乎太淡了。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,丛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,那又似乎太浓了。其余呢,西湖的波太明了,秦淮河的水又太暗了。可爱的,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?我怎么比拟得出呢?大约潭是很深的、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;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,这才这般的鲜润呀。那醉人的绿呀!我若能裁你以为带,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;她必能临风飘举了。我若能挹你以为眼,我将赠给那善歌的盲妹;她必明眸善睐了。我舍不得你;我怎舍得你呢?我用手拍着你,抚摩着你,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。我又掬你入口,便是吻着她了。我送你一个名字,我从此叫你女儿绿,好么?

二、学写法

蓝色部分文字,从波纹(皱缬);波光(滑、明亮、软、嫩);波色(温润、纯、深),这几个方面描写梅雨潭的绿。概括出方法:多个方面精雕细琢。

红色部分文字将梅雨潭的绿与“绿杨、绿壁、西湖的波、秦淮河的水”作对比。概括出方法:运用对比突出表现。

绿色部分文字大胆联想,表达作者对梅雨潭的绿的喜爱和赞美之情。概括出方法:联想设喻升华意境。

 

三、仿写

1:余思瑶

校园路可爱活泼的黄色吸引着我们。我们开始捕捉她那绚丽的一瞬。背着包,踏着落叶,穿过综艺楼下的长廊,我们便来到了这里。眼中看到了高大的树木,但那些小扇子却更加吸引着我。我的心随着银杏叶摇动。那跳跃的黄呀!仿佛是一棵树上缀下的繁星,满是可爱的黄呀。我想与她挥手寒暄,但谁能满足我这颗痴心呀。——那重重叠叠的黄色,十分活跃。她那皱皱纹路,像女学生的百褶短裙,她慢慢地拂动着,如一位大家闺秀的优雅举止;她经历过岁月,带着一缕红尘的沧桑,却又不失那份活力,虽只有简单一色——但却有品不尽的滋味!我曾见过田间一片一片的油菜,密密麻麻,有些太繁琐了。我又曾见过路边淡淡的蝴蝶兰,又太简单了,其余呢?柠檬太躁了,柑橘太静了。活泼的,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?我怎么比拟得出呢?那跳跃的黄啊!我若能剪你以为裙,我将赠给天上的仙女,她必能翩翩起舞了。我若制你以为扇,我将赠给那娇羞的女子,她必沉鱼落雁了。我舍不得毕业,舍不得离开你,这叶子看了六年,这条路走了六年,这群人在一起生活了六年。愿时光能缓,愿故人不散。我送你一个名字,我从此叫你“回忆黄”,好么?

 

2:田彧瑶

校园路银杏闪闪的金黄色招引着我们。我们开始追捉她那柔情的神光啦。踏着大理石大道,步步向前,一路上皆是银杏满天。身处树间,银杏已近在眼前,但我的心中已没有银杏了。我的心随银杏的满树金黄而飘扬。那醉人的金黄啊!一树金黄,好似戎装,片片金甲,守卫一方。我想一直站在那儿望着她,静静地,悄悄地……站在树下,抬头张望,只觉得越来越近呢!路上堆积着漫漫的金黄,着实诱人。她微微地舞动着,像青涩的少女初次登上耀眼的舞台;她柔柔地轻唱着,像混响的乐器;她静静地明亮着,像刚沐浴了一般,有雪那样纯,那样干净,她也不杂其他色儿,宛如一张最动情的信纸,只单单一色……但你却看不透她。我曾见过一望无际的摇曳麦浪,黄得发亮,似乎太耀眼。我曾见过星星点点的金桂,那似乎又太淡了。其次呢,向日葵的,又太执着;菊花的;又太凄凉。可爱的,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?我怎么比拟得出呢?一层叠着一层,深深浅浅,稀稀密密,这才是鲜润呀……那醉人的金黄呀!我若扶你以为琴,我将赠给那优雅的琴师,她必气质非凡了。我若裁你以为信,我将寄给那外地的朋友,他们或能心旷神怡了。我舍不得你,我怎舍得你?我用指触着你,轻敲着你,如同一个十三四岁的大姐姐。我又捧入手,便是爱着她了。我送你一个名字,我从此叫你知己金,可好?

 

3:田凯文

    银杏树闪闪的黄色招引着我们。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了。走在校园路,弯腰低头,小心躲过树枝,便到了银杏树下了。树叶在树枝上,但我的心中已没有树叶了。我的心随满树的黄而摇曳。那醉人的黄呀!仿佛一束闪耀闪耀的金光照着,满是奇异的黄呀。我想伸出手将它扯下;但这是怎样一个妄想呀。……站在树下,看着树干,居然觉得有些粗呢!这平铺着,厚积着的黄,着实可爱。她懒懒地摇动着,像睡意正浓的孩子一样;她轻轻地摇曳着,像跳动的初恋的少女的心;她滑滑地闪耀着,像涂了“明油”一般,有鸡蛋黄那样亮,那样嫩,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;她又不沾些儿尘埃,宛然一个金灿灿的太阳,只清清一色……但你却看不透她!我曾见过校园路上连成一排的长椅,脱不了鹅黄的底子,似乎太浓了。我又曾见过小区里飘香的金桂,重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,那似乎太淡了。其余呢,黄颜料太明了,香蕉皮又太暗了。可爱的,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?我如何比拟得出呢?仿佛天边的云霞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,这才这般的耀眼呀。——那闪耀的黄呀!我若能制你以为扇,我将赠给那文采飞扬的诗人;他必能诗兴大发了。我若能做你以为镜,我将送给那长发飘飘的女子,她必能金光闪烁了。我舍不得你,我如何舍得你呢?我用手捏着你,抚摸着你,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。我又掬你入口,便是吻着她了。我送你一个名字,我从此叫你“烁儿”,好么?

 

4:甘沛鑫

校园路灿烂的金黄招引着我们,我们开始追捉它那漫天的秋意了。拿着叶,画着素描,悄悄往上望,又在金黄中追逐。便赏了漫漫金黄的银杏了。喧闹在耳畔之中,但我的思绪已没有喧闹了。那漫天的黄呀!如一抹蕴蓄生机的霞光,被那深秋的剪子裁着,又洒在空中。我爱怜地拾起一片,抚摸着它,精细的纹理如鱼尾般均匀地散开着,像那朴质的折扇;缓缓舞弄着,像西子清爽的妆容。在空中轻轻地飘着,如舞娘的裙摆,在那空中,飘飞着枯叶蝶,那是叶的泪水么?我曾见过圆滑的柠檬黄,那似乎太浅了;我又曾见过日出的春光,又似乎太亮了;花蕊的黄太沉了;向日葵的黄又太深了。那这又是怎么一叶金黄呢?那醉人的黄呀!我若化你以为水,润给那枯死的老树,它便生机勃勃了;我若造你以为音,送给那清秀的哑姑娘,她便语出动人了。我舍不得你,我又怎舍得你!我赋你一个名字,我从此叫你“西子黄”,好么?

 

5:何天宬

银杏叶闪闪的黄吸引着我们,我们随时能感受到它黄的光辉了。爬下楼,穿过广场,抬起头,便到那树下了。那醉人的黄呀!仿佛一张极大的网罩着,满是奇妙的黄呀!我想张开双手抚摸他:但这是怎样的一个妄想呀!

站在树下,望到树上,居然觉得有点高呢!这高耸着、沉积着的黄,着实稳重。他轻轻地摇曳着,像小孩挥动着嫩手;他深深地闪耀着,像浸过颜料一般,有墨水那样浓,那样密。我曾见过涂鸦街上那一片片的黄,那似乎又太浓了。其余的呢,太阳的光太刺眼了,月亮的光又显得暗淡了。沉稳的黄呀!我将用什么来比拟你呢?我怎么比拟得出呢?大约树是很高的,才能藏住这样深沉的黄——那醉人的黄呀!我若能化你以为衣,我将赠给那孤独的乞丐,他必将感受温暖;我若能挹你以为耳,我将付与那失聪的舞者,她必能听到喝彩掌声了!

我舍不得你,我怎么舍得你呢?我用手拍着你、抚摸着你,如同一只只翩翩起舞的黄蝶。我捧着你,端详着你,算是和你相知了。我送你一名字,从此叫你“蝴蝶黄”好么?

 

6:李卓仪

    银杏闪闪的黄色招引着我。我们开始追捉它那离合的神光了。仰着头,手挡着阳光,虚眼朝上望去,便是闪闪一树的银杏了。树儿在眼里,但我的心中已没有那棵棵银杏了。我的心随着不经意的曦光,飞到了树上荡漾。那醉人的黄啊!仿佛是浓厚的甜蜜抹在了叶儿上。满是奇异的黄啊。我想张开双臂抱住她,但这是怎样一个妄想呀。——站在树边,望到上面,居然觉得有些远呢!这闪亮着、充盈着的黄,着实动心。她像把小金蒲扇,点点金黄、淡黄点缀着。她轻轻摆弄着裙摆,像灵秀温婉的舞女,身罩那浪漫梦幻的柔心;她悠悠地摇曳着,像涂了“金漆”一般,有绒毛那样滑软,那样鲜嫩,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冷的皮肤;她又不杂些儿尘渣,宛然一携渲染的金晕,是闪闪柔美的曲线,甜美的气息,蒙一层光,焕出一层薄纱,只清新一色——但你却看不透她!我曾见过田里的串串麦浪金黄,脱不了灿烂的底子,似乎太艳了。又曾见过米兰的优雅娇小,重叠着朵朵花苞与绿叶的鹅黄底子,那似乎又太暗了。其余呢,向日葵的黄太明了,金丝柳的又太沉了。动人的,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?我怎么比拟的出呢?大约叶儿的黄是很素雅的,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黄,仿佛是一床温暖的黄毯,才这般鲜润呢。水洗碧空柔云,但心不会被烦恼洗涤。叶影如幻影,在天际起浮,渐近。黄叶挂在梢上,看着风儿匆匆,从远处吹来,又从近处吹走,风笑过了,银杏叶仍在摇,颤着,姗姗地“哭泣”,招着手儿飘下。黄,浸着叶儿,渲着她生命中最后的色彩,是时间不多了。一片片落叶,暖暖的黄,斑驳的脉络,是生命里阳光照耀过的记忆;是雨露润泽过的痕迹,是历经风霜多彩的证明。我看到了,一排排在风中微笑,旋转飘落的银杏叶,她,脸庞写满了沧桑,我知道她曾经消逝过青春碧绿的汁液,如今,化成了雅黄,线条里充满了、记载了曲折快乐。这是她最后的美丽——黄色的。生命的落幕,是这样安然、静美。踏着满地黄叶慢慢而行,韵长,漫延。

    她在入土,像一只只金蝴蝶,翩翩落下。坠入尘土是生命的回归,由此伸展。在金黄的日子里的暖阳下,仰望她,黄叶悠悠,映染扬扬。

享,来自梢上的馨辉;品,源于生命的满树金黄。

 

7:周艾林

银杏道闪闪黄色引领着我们,我们开始捕寻她那交织的神巧了。攀扶着木柱子,仰望着碧天,一不留神,又弯身过了一个石台,便看见鞠鞠一面的银杏了。那醉人的黄呀,似是一梨极绵极细的膏雨下着,满是异的黄呀。站在一边,望向廊头,竟不觉有多远呢。这飘斜着,平铺着的黄,着实秀气。她松松地牵挂着,像天拖着的尾云;她微微地缠弄着,像刚出浴的少女的柔发;她闪闪地明亮着,像平涂划抹而成的漆斑一点。她也不搀和些许渣滓,如若一眼无声的细泉,只悄然的一刹——但你却寻不着她!我曾见过麦田那波光闪闪的黄,似乎太明了,我也曾见过花园那风吹葵花的阵阵金黄,也似乎太黯了。那鲜亮的黄,被蕴进了一块柔和的金碧。那醉人的黄啊,我若引你以为墨,写出那凌空的挹带,它必能款款亮心房了;我若掬你以为笔,绘起那飘举的绫罗,它必能熠熠生辉了。我舍不得你,我怎舍得你呢,我用手捧起你,如一只飞空的独燕,又放下,如一席似水的微风,给你一个名字,我从此唤你“豆蔻黄”,好么?

 

8:张奥

    银杏树淡淡的黄色吸引着我们。我们慢慢追逐他那奕奕神采了。拿着笔,携着小本,轻轻踮着脚,又缓缓走向树下的休息处。抬头一看,这是一棵高大的银杏了。小鸟在树枝之间,但我的心中已没有鸟雀了。我的心随杏叶的黄而荡漾。那醉人的黄呀!仿佛一把把极小极小的扇子挂着,满是奇妙的黄呀!我想伸出五指撷住他,但这是如何一个妄想啊——站在树下,望到树梢,居然感觉有些高呢!这摇曳着,翩飞着的黄,着实乖巧。他微微地蜷缩着,像海浪般上卷又退回;他轻轻地摆动着,像一只翻飞的黄蝶;他又不染些尘滓,宛如一抹颜料,只淡淡的一色——但你却怎样也无法看透他!我曾见过田野上的片片菜花,去不掉泛出的闪闪光芒,似乎太亮了;我也曾见过小区里“虔诚”而又“专注”的朵朵葵花,夹杂在无数的野草之间,那又似乎太暗了。其余呢,黄沙的颜色太深了,郁金香又太浅了。乖巧的,我拿什么来比拟你呢?我怎比拟得出呢?大约叶是很纯的,故能蕴含着这样奇妙的黄;仿佛是被工人刷过漆似的,才这般的青春焕发啊——那醉人的黄啊!我若能制你以为扇,我将赠给那神通广大的悟空,他必能保师父过火焰山了;我若能化你以为玉,我将赠给那娇柔的林妹妹,她必能时刻想见自己的前世情人了。我舍不得你,我怎舍得你呢?我静静地凝望着你,仿佛一位同龄的男孩。我又捡起落在地上的你,放在怀里,便是抱着他了。我送你一个名字,我从此叫你“小子黄”,好么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